时政要闻

文艺片营销为何总迷路?

点击量:   时间:2019-03-30 13:50
眼看着本人的影片就要被捧上神坛,却因为一条油腻的伴侣圈而跌落下来,这是一种什么感受?导演王小帅大要最有发言权了。3月27日,他在伴侣圈中号召大家转发“泡哥泡妹小技巧”,借此为影片《地久天长》宣传。可惜的是这技巧不巧,反被认为露骨、低俗、物化女性,想借此拉动影片票房大要难上加难。 王小帅的新片《地久天长》在柏林电影节捧回影帝影后两座“银熊”之后,已经承受了太多赞美。如今却采纳这种手段停止宣传,让王小帅想要票房之心路人皆知。文艺片想要高票房其实不可耻,但如此油腻的营销却让人太绝望了。 王小帅的影片屡屡摘得大奖,实力已经是有目共睹,但一向热衷油腻营销也让他减分很多:影片《我11》上映时,就以和周立波假意掐架,互说无耻俗气来营销;《闯入者》上映时,又是写公开信求不雅寡力挺,又说票房惨淡是“一场事先张扬的谋杀案”。关于本人此次的不妥宣传,王小帅以一句“看来我不合适搞营销”,轻描淡写地一带而过。但显然,可以发出并希望他人转发这样的文案,对他不只是不会搞营销这么简单,而是骨子里对女性不雅寡、以至女性群体的不放在眼里。即便那些真正热衷于“泡哥泡妹小技巧”的不雅寡,走出影院时大要也会骂人。 抛开王小帅的“油腻”,这条伴侣圈再次将艺术片营销问题摆上桌面。不只是王小帅,文艺片导演对市场和不雅寡的不满早已有之。贾樟柯、冯小刚在本人的影片遭受冷遇的时候,也都或是写公开信,或向不雅寡求援,或是“谴责”院线,《百鸟朝凤》造片人方励以至下跪求票房。但无论怎样卖惨、卖萌、卖愤慨,都很难大幅改动文艺片在市场中的待遇,因为文艺片的受寡相对固定和有限。 与王小帅借“小技巧”为本人博得更大群体的存眷类似,去年年底文艺片《地球最初的夜晚》借“一吻跨年”的营销博得3亿元的票房。但也因为圈了不该该圈的“粉”,最初被骂得很惨,猫眼评分以至低到2.6,因而很难做为文艺片营销的胜利案例来进修。 为什么文艺片营销总是处于“迷路”形态,要么找不到路,要么找不到合适本人的路?大要是因为缺少好的向导——专业的营销人才。眼下国内电影市场几百亿元的规模,养活了大量专业营销公司,却很少有人专耕文艺片营销,以致于导演们不能不赤膊上阵,挖了许多坑。其实低成本的文艺片,假如能有适当的营销,寻找到真正合适的人群,在偌大的中国市场还是能够获得都雅的票房的,有心人不该该错过这样低调的“金矿”。而持久专耕文艺片营销,也必然可以积累有效的经历,让文艺片导演和主演们少犯这样的初级营销错误。野百合城市有春天,文艺片营销的春天也快些到吧!(牛春梅)

  • 检察部门应加强刑事和解监督

    检察部门应加强刑事和解监督

  • “告母家书”作者发起众筹治病:“我想

    “告母家书”作者发起众筹治病:“我想

  • 训话术装专家 流水作业骗钱财

    训话术装专家 流水作业骗钱财

  • 广州大巴行驶时自燃现场 无人员伤亡

    广州大巴行驶时自燃现场 无人员伤亡

  •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二审获刑2年6个月

   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二审获刑2年6个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