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政要闻

北京日报:只见话题不见剧,成了国产剧怪现象

点击量:   时间:2018-12-19 13:53
根据规律,每年总有几部直击社会痛点的话题剧呈现,引发全民热议——去年是《人民的名义》《我的前半生》,前年是《欢乐颂》《小分别》。本年曾被业内人士寄予厚望为“现实主义回归年”,非但没呈现一部有量量的话题剧,电视剧市场反而频现“只见话题不见剧”的怪现象,“话题”成了点缀门面的噱头,令人扼腕叹息。 本年上半年播出的电视剧中,《恋爱先生》对空巢老人、网络暴力等话题均有指涉,《美妙生活》涉及了恐婚、中年焦虑等社会问题,《归去来》以留学生生活做为话题切入,但都流于表层,当然也难以引发大范畴的存眷。不久前收官的《陪读妈妈》,讨论了中西教育抵触、原生家庭对子女的影响,剧集前半部尚可圈可点,但剧集后半部离教育话题越来越远,狗血“三角恋”、职场阴谋等元素盖过了理应被凸显的“陪读”元素,成为一大败笔。 其实,在中国电视剧的开展史上,话题剧这一类别由来已久,而且不乏精品,充满现实主义不雅照。上世纪90年代不断有以社会话题为导向的电视剧播出,如1991年的《外来妹》对当时社会刚兴起的外来务工群体赐与存眷;1994年的《首都人在纽约》折射彼时的移民话题;1999年的《牵手》直面婚恋关系中的“第三者”话题。进入新世纪后,话题剧也从未缺位,2002年的《不要和生疏人说话》是对家暴问题的深入展现,《新成婚时代》反映城乡婚姻的错位,《双面胶》对婆媳关系话题的讨论等。而2007年,赵宝刚执导的电视剧《斗争》,围绕80后一代青年的斗争话题展开讨论,更是反应强烈。 彼时的话题剧,围绕一个话题“剥洋葱”,由表及里,常能引发不雅寡共鸣。但如今的话题剧,却越来越不走心了。一个重要的原因是,在当下被本钱裹挟的影视圈,很多话题剧地道是商业逻辑下的产品,表现出了强烈的逐利属性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社会话题只是一种吸引收视的噱头,关于真正的社会痛点浅尝辄止浮皮蹭痒,以至剧集底子无意对社会问题停止深思,更遑论试图找寻处理思路,常常在披着“话题”的外衣下,停止大量商业元素的倾销。 当话题成为一种新的套路,能讲好故事才怪了。素质上说,影像叙事应当是“摆事实”而不“讲道理”的,理念传递应畅通领悟贯穿于详细情节表示中。但很多话题剧,在衬着突出其话题属性时,不是操纵巧妙的情节设想,而是通过角色之间大量生硬的台词对白,对“话题”停止论述,让电视剧生生酿成了“辩说会”或主题演讲。话题剧要赢回不雅寡的心,恰恰要想想当年佳做频出时代的初心是什么——地道的故事,往往需要大量时间打磨,当然比简单的技巧堆砌更能感动人。[责编:杨帆] 阅读剩余全文()

  • 检察部门应加强刑事和解监督

    检察部门应加强刑事和解监督

  • “告母家书”作者发起众筹治病:“我想

    “告母家书”作者发起众筹治病:“我想

  • 训话术装专家 流水作业骗钱财

    训话术装专家 流水作业骗钱财

  • 广州大巴行驶时自燃现场 无人员伤亡

    广州大巴行驶时自燃现场 无人员伤亡

  •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二审获刑2年6个月

   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二审获刑2年6个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