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政要闻

哪些“大帽子”文艺社团是“李鬼”

点击量:   时间:2018-09-21 13:35
2018-08-21 04:45 来源:光明网-《光明日报》 【诚信建立万里行】     哪些“大帽子”文艺社团是“李鬼” ——盗窟文艺社团查询拜访 光明日报报道 郭超 您听过“国际一级诗人”称号吗?您知道中国的赋帝、赋后都是谁吗?您收到过中国书法家协会破格入会的邀请函吗?“盗窟社团”的世界是一个令人咋舌的存在,在这里似乎一切皆有可能。所谓“盗窟社团”,是指一些冠以“中国”“世界”等“大帽子”的社团组织,多是在境外注销的“离岸社团”,与国内合法注销的全国性社团名称附近以至不异。虽然它们名义上长短政府组织,但其以肆意敛财为主的素质,显然与非政府组织非营利性的目标相悖。 如何成为“国际一级诗人” 本年3月,由世界汉诗协会(以下简称“汉诗协会”)等主办的“三峡国际旅游诗会暨第三届当代诗歌邀请展”在湖北宜昌举行。会上,有8人被授予“诗博士”称号,10人获“国际一级诗人”“国际二级诗人”称号,15人获“中华诗词文化传承人”称号。这样一则几乎没有支流媒体存眷的新闻,即便在半年后翻出来仍然吸引眼球。 耐人寻味的是,早在2016年7月,汉诗协会就呈现在民政部曝光的第九批“离岸社团”“盗窟社团”名单之中。躺在名单中的这两年,汉诗协会照旧活泼。2017年3月,第六届世界汉诗大会在香港举行。这场被主办者誉为“预示着中华诗词文化的春天将要到来”的“盛会”,参与人数逾千人,但在亲历者的口中却呈现着另一番景象。做为福州代表团的团长,网名“独孤行吟FA”的某先生暗示,他组织了本人所在诗社26人参与大会。“除了当天参与了一会儿组织形式乱糟糟的‘大会’之外,几乎是全程购物。”他直斥主办者为“诗痞”。“港澳关你三两天,收尽澳元与港元。几日爬回大陆架,已是瘦骨及黄颜。”这是他在回程火车上所做的诗。 另一位参会者透露,主办方事前许诺,仅需交报名费400元,活动期间不再收任何费用,不强迫购物。1030名“怀着对诗歌的忠诚之爱”的诗友从全国各地赶来。成果,参会者还在从深圳入港的车上就领教了强迫购物的凶猛。一位张姓导游声色俱厉地说:“你们到这里就要听我的。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大会,反正你们吃我的、喝我的、用我的,不购物就给我下车去!”张导游推销的是每盒380元的白虎膏和每盒390元的“马黛平衡”。在威胁之下,每人都被迫选购了一份。重庆的张先生购置的是“马黛平衡”,回家翻开后才知是大约两克绿茶。 但这只是噩梦的开端,接下来导游还强迫每人在免税店购物,挨个儿收钱,少则数百元,多则数千元。到香港后,摆设了一成天用于购物,先后到珠宝店、手表店、百货店等地。每到一个处所,至少关起来两个小时不准出门,非购物不成。在香港行程完毕前,导游竟然强迫每人给司机100元小费。如此等等,纷歧而足。 看到这里,你或许觉得,这不外是超低价旅游然后强迫购物的晋级版,只不外披上了唬人的文化外衣。查阅一下汉诗协会的组织机构,会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。 协会的荣誉参谋、荣誉会长、末身会长、会长的名单中,有很多当今学术界大腕儿和文艺界名人,以至有政府前官员。 在执行会长和开创人周某的博客中,鲜明列着他与很多名人交游的文字和照片,还有书信往来。此中很多人参与过汉诗协会举办的活动,为活动站台。我们不克不及苛责这些名人缺乏甄别力,他们或许只是被一个诗界后学忽悠了,并没有太在意活动的主办方能否在民政部注销注册。就连某县委机关报竟然也看走了眼,在第四届世界汉诗大会召开后,刊发了一则该县某中学结业生“喜获世界级大奖”的动静,这位结业生获得的就是“中华诗词文化传承人”称号。 周某何许人也?能把这么多社会名流和布衣苍生玩弄于股掌之中。网上材料显示,周某1977年生于湖南桑植,独一学历是在一所全日造中专结业。2002年,在北漂期间他操纵打工积蓄兴办某文化艺术研究所。2003年,在香港注册注销“世界汉诗协会”。随后的十几年间,他在首都、西安等地的诗歌圈中辗转腾挪,借船出海,汉诗协会越做越大,受骗的人越来越多。他摸透了某些人的心思。他们希望参加诗歌组织、渴望获得荣誉,但无法通过正规途径参加各级文联、做协等下设的专业协会。每次参会的费用几百元到两千元不等,有的人甘愿出这些钱。很多文化人碍于面子,被欺骗后耻于报警。而正牌儿协会拿他没辙,只能在本人的网站上贴出警示。 谁是赋帝、赋后 在汉诗协会的常务理事名单中,我们发现了另一位周某的名字。他还有一个身份是中华辞赋家结合会(以下简称“中赋联”)执行副主席。在中国社会组织公共效劳平台上,中赋联也是查不到信息的“离岸社团”,只不外它还没有被列入曝光名单。 翻开中赋联的网站,让人大吃一惊。仿佛一个独立王国,上面鲜明写着赋帝、赋后、赋姑、赋宰等名号,次序井然。赋帝本名潘某,1962年生,现任中华辞赋家结合会主席、中华文艺家结合会会长、中国古文家协会主委等。这些组织无一例外是自创社团。潘某还曾以赋帝身份“授予”屈原、宋玉、司马相如等数十位辞赋大家雅号。他和手下多年来以中赋联的名义忽悠了很多单元停止合做,此中不乏知名国家和处所企事业单元以及高校。 与周某一样年轻“有为”的还有一位黄某,他的名头是中国诗词协会(下称“中诗协”)会长。据介绍,他是一个连小学都没有结业的80后,在北漂期间创建了中诗协。只不外中诗协办得没有汉诗协会“胜利”。中华诗词学会(中国做家协会主管、民政部注册注销的全国性文学类学会)与黄某的草台班子只要两字之差。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刘庆霖说,盗窟诗词社团繁多,民政部公布“盗窟社团”后初见效果。一次,他们要在政协礼堂开会,礼堂的负责人说,你们是中华诗词学会还是中国诗词协会,后者我们不接待。不外,许多“盗窟社团”被曝光后照旧招摇碰骗,这让刘庆霖迫不得已。 来自中国书法家协会的邀请函 近期,深圳市青年书法家协会有会员反映,收到一份盖着中国书法家协会印章的邀请函。“中国书法家协会研究决定,针对持久处置书法工做者推出了一个破格入选会员的政策”。不外上面只留了一个联络邮箱,连德律风都没有。得知此事后,中国书法家协会(中国文联主管、经民政部注册的全国性社会组织)紧急发表声明,“任何个人、机构以中国书协名义发出入会邀请函、通知书或其他方式向书法喜好者索要做品、财帛的行为,均属诈骗行为”。中国楹联学会(中国文联主管、经民政部注册的全国性社会组织)暗示,也收到过挂着学会名称举行评奖活动的举报。 文艺范畴是“盗窟社团”的重灾区。民政部公布的每批“盗窟社团”名单中文艺类社团都占相当的比例。2016年6月,中国文联权益庇护部在京召开了应对“盗窟社团”问题专题研讨会。会上,中国戏剧家协会分党组副书记顾立群暗示,很多人愿意参加“盗窟社团”,属于一个愿打一个愿挨。一些人在艺术上没什么程度,希望参加看似高规格的社团,获得奖项、证书给本人镀金。有些江湖“艺术家”靠着吓人的头衔赚得盆满钵满。中国摄影家协会分党组成员、秘书长高琴说,“盗窟社团”在行业内形成十分大的混乱。一些“盗窟社团”和不明本相的单元持久合做开展活动,招致这些单元误以为我们这些合法团体是假的。个别在合法团体任职的人员也在“盗窟社团”任职,客不雅上加剧了混乱水平。 “盗窟社团”几乎覆盖了文学艺术的各个范畴,此中书法美术则是重灾区之一。中国文联副主席、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陈振濂对报道说,这与这两个艺术范畴的门槛较低有关。书画艺术比力有群众根底,群寡参与度比力高。比拟之下,芭蕾舞、钢琴、油画就很少看见“盗窟社团”。因为这些艺术门类的门槛十分高,没有颠末专业训练就没有发言权。在书画范畴,外行充内行,鱼龙稠浊,这也与全民审美才能的严峻缺失有关。 陈振濂说,拽着头发写书法、抱着人写书法的现象不时见诸新闻,以丑为美的现象时有呈现。我们的美育教育出了问题,美育教师不是教给学生欣赏典范艺术品的才能,而是急着教学生绘画写字等技术层面的东西。进步全民审美才能迫在眉睫。 在监管层面,民政部社会组织办理局负责人暗示,民政部分决心很大、力度不小。目前全国各地已依法查处取缔不法社会组织300多个,曝光和取缔是民政部分同时采纳的冲击举措,曝光没有替代取缔,也不会替代取缔。根据国务院《社会团体注销办理条例》规定,对未经注销,擅自以社会组织名义停止活动的,依法予以取缔,充公不法财富;构成立功的,依法追查刑事责任。我国出台的《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办理法》已于2017年1月1日起正式实行。 在执法层面,确实存在困难,很多不法社会组织没有固定办公地点,往往是“打一枪换一个处所”,还有很多不法社会组织通过互联网开展活动,线下固定活动地点很隐蔽,招致民政部分对不法社会组织的冲击存在发现难、取证难、查处难等难题。 冲击“盗窟社团”,需要一场“人民战争”。民政部负责人暗示,曝光名单既有利于民政部分策动全社会力量搜集线索和证据,也能到达震慑做用,迫使犯警分子末止行骗、尽早收手。同时,也提醒社会公寡在社会交往中进步警觉,辨清“李逵”还是“李鬼”,制止受骗被骗、形成经济丧失。 《光明日报》( 2018年08月21日 04版)[责任编纂:张悦鑫]

  • 检察部门应加强刑事和解监督

    检察部门应加强刑事和解监督

  • “告母家书”作者发起众筹治病:“我想

    “告母家书”作者发起众筹治病:“我想

  • 训话术装专家 流水作业骗钱财

    训话术装专家 流水作业骗钱财

  • 广州大巴行驶时自燃现场 无人员伤亡

    广州大巴行驶时自燃现场 无人员伤亡

  •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二审获刑2年6个月

   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二审获刑2年6个月